叙利亚第一夫人罕见接受采访:西方媒体不公正
叙利亚第一夫人罕见接受采访:西方媒体不公正
转载
2016-10-20 17:21:00
“西方媒体关注这些悲剧,是因为这符合他们的议程”

正当西方就阿勒颇的轰炸对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进行围攻抨击之时,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妻子、出生在英国的叙利亚第一夫人阿斯玛·阿萨德八年以来首次接受媒体采访,并指责西方媒体按照议程报道叙利亚问题。

俄罗斯国家电视台Rossiya 24 channel于当地时间10月18日播出了对阿斯玛的采访,整段采访有33分钟长。

现年41岁的阿斯玛近几年很少在媒体中出现,上一次亮相还是在英国《星期日邮报》2013年的一篇报道中,被爆料在叙利亚内战期间不改奢华作风,从网上购买世界各地的高档食品和名牌服装。当时还有传闻称,她已经和三个孩子逃离了叙利亚。

在周二播出的采访中,拥有英国和叙利亚双重国籍的阿斯玛承认,确实有人向她提出了要帮她离开叙利亚。

有人提出要帮我离开叙利亚,或者说是逃离叙利亚。这些提议包括保证我孩子的安全,甚至还会有经济保障。就算不是天才也可以知道这些人到底要什么:他们从来都不是为了我和我孩子的安全,而是为了摧毁叙利亚民众对总统的信任。可以说这些提议很愚蠢,而且做出这些提议的人根本就不是叙利亚人。

阿斯玛用一口标准伦敦腔称她“从一开始就一直待在叙利亚,从没想过要去其他地方”。

对于叙利亚五年多的内战,阿斯玛表示“叙利亚的每个家庭都经历了悲伤,我们家也不例外。在叙利亚,没有哪个家庭没见过心爱的人死去。”

阿斯玛称“外界对叙利亚的人道主义情况做了很多报道,但真实的情况更加严重,无法用言语描述”。在这些报道中,阿斯玛指责西方媒体只关心难民问题。

西方媒体选择性地只报道难民和反对派控制区的情况,但其实大部分流离失所的叙利亚人都分散在这个国家的各处。这些人和那些被报道的人一样重要。没有人有权力按照地图上的地理分布而将他们非人化。

此前,叙利亚3岁男童艾兰·库尔迪(Aylan Kurdi)伏尸海滩和阿勒颇空袭中获救的小孩奥姆兰·达克尼什(Omran Daqneesh)的照片引发了全球媒体的关注。

阿斯玛在采访中问道:“为什么在al-Zara村大屠杀中死去的小孩没有像艾兰和奥姆兰哪样引起媒体关注呢?”

al-Zara村位于霍姆斯市以北35公里,是一座阿拉维派村庄,阿萨德就属于什叶派分支的阿拉维派。今年5月,叛军对这座村庄发起攻击,造成至少19名平民丧生。但当时并没有引起西方媒体的关注。

阿斯玛认为:

西方媒体关注这些(类似艾兰和奥姆兰)悲剧因为这符合他们的议程。事实上,正是西方按照这些孩子父母的不同政见把我们的孩子划分阵营。不论他的父母相信的是什么,艾兰都是叙利亚的小孩,就像奥姆兰,以及那些死于al-Zara村屠杀的无辜儿童一样。

阿斯玛还表示“最终,人道主义救援不应该由地理、政治导向或者宗教信仰来决定。不能由政治议程来主导。”

关于西方对叙利亚的制裁,阿斯玛称这些制裁就像1990年代对伊拉克的制裁一样,加剧了叙利亚的贫困、切断了医疗物资的供应。而这些制裁“都是由那些称自己为叙利亚之友的国家实施的”。

她因此也对俄罗斯表示了感谢,称俄罗斯是叙利亚的“真正朋友”,为叙利亚提供了“巨大帮助”。

20161020110239755.jpg

阿斯玛与丈夫叙总统巴沙尔·阿萨德

对于叙利亚的未来,阿斯玛称叙利亚在过去几千年里经历了多场战争,但最终都挺了过来,因此“我知道叙利亚能自我重建。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解决为这场战争火上浇油、延长这场战争的内部和外部因素”。

至于西方媒体对自己的批评报道,阿斯玛称她并不在意,因为“这是由立场决定的”,“要知道,他们曾经还称我为沙漠玫瑰、能带来改革的优雅第一夫人”。

阿斯玛于1975年出生于英国伦敦,父母都来自叙利亚上流社会。她毕业于伦敦国王学院,此后成为了一名投资银行家。在2000年嫁给阿萨德之后,时尚杂志Vogue还曾经以《沙漠玫瑰》为题发表过一篇赞美她的文章,后来这篇文章被Vogue撤下。

非政府智库叙利亚政策研究中心今年初发布的报告显示,自从2011年3月内战爆发以来,叙利亚的国家财富、基础设施几乎完全被摧毁,有47万人直接或间接因战争丧命,这一数字远高于联合国公布的25万人。叙利亚人的平均寿命也从2010年的70岁下降到了2015年的55.4岁。

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硝烟

相关新闻
“这个东西无论价格还是材料,都不符合瑜伽的精神。”
英国和俄罗斯这次撕得有些天崩地裂。
错失战机的川普已经处于劣势,最后一搏还能翻盘么?
推 荐 文 章